立青日童写作靖曈 读作桶
已退坑
想不到吧.jpg



知己知彼 将心比心

大人有大德 别日我主页
非宁静无以致远

【嘉瑞】嘉德罗斯大人脸上的星星★–嘉德罗斯2017生贺

★嘉德罗斯脸上的星星的视角
★ooc归我,甜饼归嘉瑞
★不好吃也不要打我啊
★嘉德罗斯0728生日快乐!!!♥

 

 我的主人来自圣空星,是仿造神创造出来的完美存在,也是圣空星王位的继承人。而我则是被命运选中的一颗黑色小星星,不过也就只有我这样和主人一样帅气的星星才能被贴在主人的左眼下方一直陪伴着主人了吧!

  

  别看我这样,我知道的还是很多的。主人自“出生”以来就具有不凡的战斗力和过人的思维能力,但说到底也是人造人。即使年龄的计算和普通人类不同,但对情感的掌握还是得按着生长规律来。这点是我一直陪伴着主人感受着他的面部表情和温度了解到的。

  

  主人每天都在打斗中度过,以此来认清自己的能力。不间断的战斗让主人渐渐地掌握了分辨是“渣渣”还是值得打一架的“对手”的能力。遇到“渣渣”时主人会选择自动掠过,不需要给多一点表情,只有强者才能让主人稍微看多一眼。这时候我总是会被主人那仍未够成熟的包子脸挤上眼角,每到这种时候我其实被扯得很疼的啊,不过既然主人乐着那我多疼都值了。
  

  在茫茫宇宙中能与主人打得不相上下的对手寥寥无几,欺凌弱者也不是王者该有的风范,于是主人因太过无聊而常年平静的脸让我粘着都要发麻了。

  

  直到主人九岁那年为了印证真正的“神”的力量参加了传说中能改变一切的凹凸大赛,主人好像才又领会到了一些什么别的情感。
  

  自领到元力武器以来,主人就以强大的实力稳居排行榜首位。说实话,主人本来还是很期待这场大赛的,但始终不入流的“渣渣”还是太多了。要说主人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点变化,就要从主人遇到格瑞大人的那一刻说起。

   

  格瑞大人的积分仅次于主人,位居大赛排行榜第二。从第一次列出排名开始,主人就对这个和自己积分差不多的人产生了兴趣。光是提到“格瑞”这个名字我都能感受到主人血液都要沸腾起来,热得我有苦说不出,虽说你们是不会感受到我的苦的。

  

  第一次遇到格瑞大人的时候还不知道那就是他本人,不过主人马上就看出他是个值得打一架的对手。
  

  终于遇到了有点意思的人了,主人很是兴奋,控制不住自己一上去就挥了一棒。当然格瑞大人反应很迅速地躲开了这一棒,这时我明显感受到主人的体温又升了一度。我可是黑色的星星啊?吸热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好唉!这比阳光还要贴近的温度让我晕晕乎乎的,主人再开心怎么扯我我都没知觉了,然后我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主人已经走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看样子是已经打完了,就是觉得错过了这样难得让主人兴奋到能让我昏过去的场面有点可惜。
  

  明明我才刚醒来不久,主人又把我往眼角挤得生疼,根据睡着时的晃动以及我被颠地刺痛的腰我就知道主人刚才终于和其他人交流了。那时的我就是想着,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几乎不和别人说多一句话、上去就是打的主人乐到现在?

  

  自此之后主人恨不得每天都找那个比主人还要少表情的人打一架。再次相遇时我才知道那个人原来就是格瑞大人,我才开始稍微理解了。

 

  不过尽管主人每天都在找格瑞大人,这个路程始终是艰辛的,毕竟主人又不是那个什么某个星球很著名的猴子,没有什么火眼金睛。每次找到格瑞大人之后又总是会被格瑞大人冷淡地拒绝,不管使出什么破坏性极强的攻击,格瑞大人大多数还是选择防守。多次之后主人总算是开窍了,开始和雷德大人和蒙特祖玛大人讨论关于能激起格瑞大人斗志的方法。

  

  琢磨一番之后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成效的,主人貌似从雷德大人和蒙特祖玛大人那学到了不少方法。不过我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在打过去和对方僵持着的时候亲他的脸、故意吹起对方吊在右边的长刘海之类的方法能激怒对方就是了。看来我也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呢。

  

  几次之后我发现主人每次和格瑞大人激烈地打起来时,我总是会因为主人热起来的血液被迫睡着,不过我知道主人在和格瑞大人交手时学到了战斗和统帅以外的东西,这让某些方面确实成长了一些。主人的表情开始丰富了起来,什么扯得痛不痛我都抛在脑后了。

  

  有一次惯例在大厅看榜时,几句带有“格瑞”这个名字的八卦吸引了主人的注意力。一般被主人列为“渣渣”的人的话主人是听不进去的,就是莫名的我又感受到主人不正常的体温了,明明没在打架。我就粗略地捕捉了几个关键词——嘉德罗斯、格瑞、打架时、喜欢上……噢,主人的确喜欢和格瑞大人打架来着,都不知道该说他们关系好还是不好。

  

  排行榜更新时是所有参赛选手都聚集在大厅的唯一时刻,通常这种时候主人都喜欢去找格瑞大人现场就来一架,因为这时候格瑞大人在众人围观的情况下必定会有所回应。每次我醒来时总会有一堆裁判机器人以各种形式被破坏掉,就想着自己跟着主人毫漆不蹭真的很幸运啊。

  

  等等,这次好像哪里不太对啊?主人竟然瞟一眼没什么变化的排行榜就直接走向大厅出口,没有在人海中找格瑞大人?难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我错过了?

  

  那以后到现在大概也有一个星期了吧,主人竟然没有主动去找格瑞大人!在高级怪野区偶遇时见到格瑞大人就往反方向走了。我感觉到主人总是用力抓紧了武器多次回头,就差踏出去了。我感觉我的视线快要被挂在主人脖子上的围巾大哥挡住了,不多的几秒中我看到格瑞大人就站在原地,视线在到处乱瞟,时不时也会停在我这边的方向几秒。这微妙的气氛可真是吓得本星星以为“凹凸”要倒着来写了。

  

  自那以后,我开始趁主人睡觉的时候偷偷醒着,听着主人的梦话。从“格瑞,来和我认真打一场”之类的变成了“格瑞,只有你……来一决胜负吧!”之类的。意思听起来好像还是差不多,果然主人还是想和格瑞大人打架的,就是在某几句的时候总会卡住后半句让人不懂到底是想说什么。人可真是让星摸不着棱角。

 

  下一次再见到格瑞大人的那天正巧是主人的生日,实际上也就是“出厂周年纪念”。

  主人以前从不会在意这些日子,就是这天主人竟去找格瑞大人了,没想到我在这里会说“竟”这个字,毕竟以之前来看实在是见怪不怪的。
  

  找到格瑞大人时格瑞大人正在闭目养神。主人还是以高调的语气喊了声“格瑞”,就是我没有感受到什么体温的变化。然后主人还是喊了格瑞大人来一决胜负吧,后面加了句平常没有就是“今天我生日”,不过我也没感觉到被面部肌肉拉扯。主人就像是被按下了“恢复出厂设置”的按钮一样,没多少表情。
  

  我看着格瑞大人拿起了放在旁边的烈斩,不到下一秒就放大几倍出现在我眼前了。主人用棍子挡住了这下的攻击,我还是难得的醒着看他们打架。
  

  我才注意到原来格瑞大人那张冷若冰霜的脸是会笑的,虽然只是浅浅的一条痕,不知道主人有没有注意到。
  

  再仔细一看,原来格瑞大人的手套上也有和我一样帅气的黑色星星!真不愧是主人看上的人,用的手套上的星星也是我能认可的,真希望哪天能和他们好好聊聊关于自家主人的事。

  

  能近距离观看他们战斗大概是星星的特权吧,虽说我为自己能醒着感到十分好奇。

  看着他们僵持了许久后,格瑞大人突然来了句“那次的事,我不讨厌。”然后我就能明显感受到主人的体温直线上升,突如其来的比高温还要高温的热度和猛的拉扯让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想到是重要的事情我就觉得作为主人的星星我不能再错过了,就算会被糊成一个圆也不能再睡着了。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终于好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主人在想要激怒格瑞大人时,本来格瑞大人是想转过头阻拦的,谁知道阴差阳错就亲上了,亲到嘴上。哇噢!再想想哪天在大厅里听到的八卦,难道就我一个明明离得最近却不知道这件事?

  

  这下子可把我这一个星期以来的疑问全都解决了。

  

  格瑞大人还真是第一个啊,也是唯一一个吧,各种意义上的。

  

  熬过这次主人过度的发热后我好像就再也没有因为热度问题而昏倒过了。
  

  那天格瑞大人和主人打快了整整一下午,直到武器快要招架不住才停了下来。根据格瑞大人的说法这应该算是“生日限定”吧,不过明明格瑞大人已经斗志满满了主人还是穿插了些惯常的做法,还是格瑞大人说过的不讨厌的升级版。
  

  看到格瑞大人细微变化的表情以及出手能劈裂天地的力道,果然这个方法还是能起到调味的作用啊。

 

  那么说来,主人和格瑞大人的关系到底算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本星星还是继续观察吧。

——End.


大概就是螺丝渐渐明白“喜欢”这种感情了,误亲(误得好啊)格瑞没什么反应以为算是被拒啥的,最后反正是要在一起的xx
脑洞起源于我每次都会盯着那颗星星看……(暴露了)那个会扯是因为我真的看到过几次那颗星星变形了2333第一次写这种视角的个人感觉很有趣,就是写完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这样的x怕一个不小心连星星都ooc了。
还是第一次写嘉瑞文,入凹凸坑并不久一眼看上嘉德罗斯了☆能赶在螺丝今年生日之前入坑并且开始尝试产粮真是太好了qquq!
感谢能看完的小伙伴!【鞠躬

最后再来一次,嘉德罗斯生日快乐!!!♥

评论(2)
热度(17)

© 木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