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青日童写作靖曈 读作桶
已退坑
想不到吧.jpg



知己知彼 将心比心

大人有大德 别日我主页
非宁静无以致远

【雷安】忘带钥匙那些事(下)

-现代背景

-时隔多月填的坑

-中二安莫名的奶中?


上篇


+-----------------------------------

 

  “难道……”

 

   “你就是要来为我驱除暗之力量的使者?”

 

  这打破沉默的发言在雷狮的意料之外,也在雷狮的意料之中。驱除暗之力量的使者?可能把“驱除”两个字去掉会更适合雷狮,不过总比入室大盗这样的称呼好多了,只抢不偷的乍到户主还是要面子的。就当做是今晚的下半场节目,加入这场幻想游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雷狮把这一切不寻常的想法都归功于酒精。

 

  “是,我就是你要召唤的使者。”

 

  可惜雷狮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实在与安迷修所想的使者极其不符。

 

  多年来躲着藏着,就是为了能作为一个骑士之道的继承者像他的师父一样,召唤出与自己同在的圣洁使者。安迷修为此阅读过很多相关书籍,尽管大多数文字在他眼里等于神秘符号。他记得师父曾给他翻译过一本书的其中一句话——骑士之道与心怀正义之人同在。

 

  换句话说其实就是被召唤出来的使者与召唤之人的心是紧密相扣的。

 

  对此安迷修有过许多美好的想象,比如是一位白裙飘飘的长发仙女,再比如是一位精灵般娇小的白翼天使,总之是一位美丽的小姐。于是他在衣柜里按照自己的身高腾出个地方来,虽然还是愧对于使者,但这是他的房间里唯一能设置的“临时藏身之处”了。不过他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理想总是很美好,现实总是很残酷。

 

  “你真的是……”

 

  “不过是暗之力量的使者。”

 

  雷狮抬眼看了看还在托着下巴深思熟虑的安迷修,自己又整个人靠在了背后的衣柜上,游刃有余地欣赏着眼前的人极其复杂的细微表情变化。

 

  “也是,圣洁的使者怎么会是你这样的恶人呢。”

 

  安迷修稳了稳变化得太快的情绪,又保持着单手撑额头的动作。

 

  “你该不会是不知道,你摆的这个阵*有一种用法是用来召唤恶魔的吧?”是的,雷狮又为自己此刻的所在找到了一个理由。

 

  原来还有这种说法?安迷修还是第一次听,再加上才刚从美好的理想中被拉出来,这使他一下子就相信了。

 

  “看来在下还有很多事要跟师父学习……”安迷修小声嘀咕着,要是没其他人在的话可能已经在墙角画圈圈了。

 

  “哈?愚蠢。”

 

  安迷修从指缝中瞄向站在魔法阵下的恶人,“看来是今天盔甲受损的缘故!既然我召唤错人了的话,那就请回吧。否则作为骑士道的继承者,我可不知道我会不会对恶人手下留……”

   “留情?那得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了,中二骑士。”
  

  “你……”
  

  恶人的话不管从哪个层面上来理解都很糟糕,还好单手扶额的姿势能让安迷修挡住自己不知是被气到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发烫的脸。

  “不管你是不是要召唤我,既然本大爷来了,那你是不是应该先献上点贡品?”
  

  雷狮的确算得上是“恶魔”没错,误跳误闯进这个中二游戏,不抢点什么再回去可就吃亏了,他可不愿意玩这种开局就已经决定成败的游戏。不过这次他打算换一种掠取方法。

  “暗之使者,你可不要得寸进尺了。正义的力量是不会向你屈服的!”安迷修解开缠在右手上的绷带,这被他称为力量的释放,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才会亮出全部的武装。

  “哦?”雷狮扣住安迷修那只手腕,松落的布条下肌肤隐约显出一个交叉的双剑的纹案,颜色跟旁边那床单一模一样,仔细一看还能反射出白光。出于好奇,雷狮用大拇指沿着那图案的轨迹扫刮了几下。那纹案能跟着不平的皮肤揉成层层褶皱,还能隐约摸到围在周围的一圈透明的边隙。

  安迷修猛地抽回那只手,怕是向敌人露出了什么破绽。他举起那只有印记的手贴近右耳边,另一只手屈成好看的形状挡在印记前,过高手势使手臂挡住了他眉目分明的脸。安迷修向前推开雷狮,自己站在泛着紫光的魔法阵上,不明的咒语脱口成章。雷狮双手交叉饶有兴趣地眄望着,眉毛跟着嘴角的愉悦歪到了另一边去。

  还没过多久,卧室门外蓦地传来钥匙之间碰地铃当响的声音,紧接着房子里的大门被嘎吱打开了。安迷修惊得顿然静止,隔着双手间的缝隙督向雷狮。接着连上的是重物放在地上的声音,一个稳重的中年男子唤了声“迷修!”

  安迷修瞅了眼雷狮身后还开着的衣柜门,下意识推了推雷狮:“你快进去!”这个极小的空间对一个身高一米八六的成年男性来说实在不足。安迷修使劲地要把雷狮塞进那衣柜里,雷狮明白安迷修是什么用意。虽然自己也不想被多一个人发现,但是好歹他现在怎么也算是个“暗之使者”,总该展现出点自己的“能力”。

  门外传来的脚步声逐渐贴近,于是雷狮假意被安迷修顺利推进衣柜。在安迷修打算关上柜门的时候出其不意地抓住他的手,一拽,霎那失去平衡的安迷修跟着倒进了衣柜里。

  “你干什么!”这声本该凶狠的话语被迫压得微乎及微,安迷修挣扎着,才刚勉强把腿收起站起身来,雷狮就一把拉上了衣柜门。本想为难一下安迷修,谁知意外地这个衣柜竟然能勉强容得下两个人。空间的不足使两个人的距离近乎为零,稍微动一下都能磕到对方。

  

  近,太近了。


  充斥鼻腔的是安迷修的衣服散发的洗衣液的淡香,还掺杂了点雷狮的酒气。在这样的环境下蹭到的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就连空气都好像是在交换呼吸一样。安迷修的手只能保持着曲在胸前的姿势,他又试图打开衣柜门,用力一移,把雷狮的肩膀哐得一阵痛。这只中二羚羊实在太不安分,雷狮再也忍不住了,“你别乱动!”他伸手钳住安迷修那双到了怀里还在挣扎的手。

  就这一刻,卧室的门锁在煎熬中终于被打开。“迷修,我临时要出差下个星期才回……”中年男子看着空无一人的卧室,话还没说完就停了下来。他看着衣柜前还亮着紫光的串串LED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这孩子……”

  只见他步步逼近衣柜,这让躲在里面的二人定格在一方抓着另一方的手腕这个暧昧的姿势中,霎时的安静让心跳声无比清晰。雷狮警惕心一燃,督了眼衣柜门缝——很好,这次头巾没有被夹住。

  于是他不怀好意地大力捏紧安迷修的手腕,露出一抹得逞的邪笑。安迷修这个过于被动的姿势只能咬着牙感受着这粉碎般的疼痛,硬生生把“疼”这个字咽回肚子里。又像被恶之力逐渐吞噬时最后的垂死挣扎一样,安迷修用额头向前一磕,重重地撞到了雷狮的额头上,两人头部撞上衣柜还是发出了敲打木板的响声,这让雷狮又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这引得还在苦心收拾摊在地上的LED灯的中年男子顿了一下,还好他把这些都归于年纪大了有点耳鸣。待他离开卧室,听到房锁合上的那一瞬间,安迷修忍不住低吼声:“暗之使者,快放开!”雷狮尤有余兴地慢慢松开手指,很是满意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安迷修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缓过神来心里咒骂了几句,最后还是选择把手扶上额头。这次不是要努力绷紧人设,是真的疼。

  终于听到门外传来的屋门上锁的钥匙声,安迷修想要快点逃离这个自己设置的空间,不料又被雷狮扯着衣服,即使柜门打开了也跳不出去。安迷修也扯起被揪住的那一撮衣服,狭小的空间里衣服布料之间的摩擦声格外清晰。不知道他们本人有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场面到底有多糟糕。

  扯衣服这种事情发生在两个成年男性身上堪称肉搏,这是一场力量的抗争。你我不相上下,差点就要互相揪起领子怒瞪,纯粹得过于普通,最后是因为雷狮保持弯着身子挤在柜子里这个姿势实在太累松的手。

  跳出衣柜后,安迷修就将自己放倒在床上,短暂的小休后他又马上坐起来,因为在他的面前还有双摸不透的紫眸紧盯着他。安迷修意外地收敛了些方才听到雷狮自称暗之使者时的锋芒,眼神却认真得可怕,他望向摆在桌子上的一捆LED灯。


  “我摆的阵,消失了。”


  “所以呢?”


  “为什么你还在?”


  雷狮怔了怔,“那是该走了。”


  书桌上的闹钟指针滴滴哒哒得像是在慢跑,雷狮径直走向书桌,他伸出手指的时候,安迷修以为他会摸向那串被熄灭了的LED灯,谁知雷狮拿起了旁边的相框。


  “刚才说的,贡品。”雷狮满意地走向窗边,这次他毫不犹豫地跳到了爬上来的水管上。可能行动和心情会成正比,这跳得意外地比进来时利索。


  才反应过来的安迷修从床边站起,冲到窗户边向下大喊:“喂!那个还给我!”


  “不自称在下了吗?”雷狮双脚一着地,挑起眉骄傲地拿起他的胜利品向上晃了晃。这话语之深意让安迷修有点慌了手脚,看着自己孩时的照片被恶人拿在手上羞耻度猛然暴涨。


  方才还想再次宣誓正义,这一戳,千言万语又卡在喉咙出不来。安迷修想起书里那句话——骑士之道与心怀正义之人同在。


  “想要回去的话,下次你得用抢的,中二骑士。”雷狮大步跑开,不忘留一句意味深长的“你成功了”。

 

  此后雷狮出门不带钥匙靠爬窗。

 

  安迷修鼓起涨红的脸看着雷狮跑远,这果然是暗之使者。莫名折腾出一身汗,安迷修嘟囔起“盔甲”的重要性。结果衣柜一打开,满满的都是别人的味道。安迷修赌气般瞪着无罪的衣服,随后无奈地倒在身后的软床上。他用指腹抚着刚才被摸过的印记,“唉,师父,在下修行果然还是不够啊……”

 

 ================


  “结界的使者啊!在下虔诚与您签下契约。”安迷修单膝跪在魔法阵中央,今天他还是不死心地摆了个六芒阵,各种方面上的不死心。

  晚风吹起黑色的遮光窗帘,松糕鞋踏上窗沿的声音意外清脆。“?”安迷修先是一愣,视线不自觉地移向窗台,对上的那双眸子在月光下透得像紫水晶一样。

 

  “师父啊,在下真的只能召唤出暗之使者了吗?”安迷修背对着窗户蹲在毯子上,委屈地画起了一个个圈圈。

 

  六芒星召唤出的要么是神圣纯洁的象征,要么是挥之不去的恶魔。

 

  “骑士之道与心怀正义之人同在”——被召唤出来的使者与召唤之人的心是紧密相扣的。

 

不知道今天最后的骑士想起这句话的意思了吗?

 

+------------END.

 

*上篇中提到的六芒星魔法阵,这个图案从不同文化中有不同的理解。其中有一种是不容玷污的美丽,是神圣纯洁的象征;还有一种说法是用于召唤恶魔。(查询源自百度)


评论(3)
热度(30)

© 木甬 | Powered by LOFTER